首页 > 女生 > 豪门总裁 > 豪门重生:恶魔千金归来
豪门重生:恶魔千金归来 犹似
459.31万 字 总点击 164 推荐票 0

   她本是名门千金,却流落在外十五年,被亲人找回却落入另一个阴谋圈套,最终惨死。   重生十五岁,她挟着复仇的怒焰,养女伪善,她就亲手剥下她的人皮面,继母继妹贪婪,她就偏要将她们打回原形,渣男深情,“给我圆润滴滚粗,你丫说爱就是侮辱爱!”   任你们鬼魅魍魉粉墨登场,我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建立属于自己的商业王国,坐拥亿万家财,璀璨夺目令世界瞩目。   某帝国财阀总裁:“先盖个章宣告所有权,我会等你慢慢长大!”   女王强势回归,商战硝烟她玩弄于股掌之中,权利倾轧她游刃有余,阴谋算计:“那个谁谁谁你们洗洗睡吧!”   交流群:115128233敲门砖书中任意人名!  

书友评论
      她本是名门千金,却流落在外十五年,被亲人找回却落入另一个阴谋圈套,最终惨死。  
    重生十五岁,她挟着复仇的怒焰,养女伪善,她就亲手剥下她的人皮面,继母继妹贪婪,她就偏要将她们打回原形,渣男深情,“给我圆润滴滚粗,你丫说爱就是侮辱爱!”  
    任你们鬼魅魍魉粉墨登场,我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建立属于自己的商业王国,坐拥亿万家财,璀璨夺目令世界瞩目。  
    某帝国财阀总裁:“先盖个章宣告所有权,我会等你慢慢长大!”  
    女王强势回归,商战硝烟她玩弄于股掌之中,权利倾轧她游刃有余,阴谋算计:“那个谁谁谁你们洗洗睡吧!”  
    交流群:115128233敲门砖书中任意人名!  
同类推荐
  • 时光和你都很美

    作者 : 叶非夜

      林嘉歌为了娶到时瑶,用尽所有的方法都没能成功,最后将目光放在了小包子的身上。小包子听完林嘉歌的提议,和他勾了勾手指,软萌萌的回:“合作愉快!”于是——小包子收到机器人的当晚,把时瑶骗到餐厅,偷偷对林嘉歌说:“爹地,妈咪陪你吃饭。”小包子收到奥特曼的当晚,把时瑶骗到游泳馆,偷偷对林嘉歌说:“爹地,妈咪陪你游泳。”小包子收到小火车的当晚,把时瑶骗到酒店套房,给了林嘉歌一把避孕套,偷偷的凑到林嘉歌耳边说:“爹地,妈咪给你睡。”

  • 契约婚姻:恶魔总裁太霸道

    作者 : 刘家大丫

       “签了它,你爸就会没事了。”这句话像是魔咒一般地徘徊在雨馨的耳边,她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她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不是她不招人喜欢而是她接受不了那些男人的追求方式,三句话不到就聊到了性,她一直向往着童话般的爱情。   可是,如果她不签,她的爸爸就会死,没有了爸爸她的妈妈也会死,她就只剩下自己了。雨馨咬着嘴唇,眼泪已经模糊了视线,她已经有了决定了。她哆哆嗦嗦的拿起了笔,在那个横线上写下了雨馨两个字,就这样,她卖身成奴,可是她还不知道自己将要卖给谁,她只是知道她的爸爸和妈妈有救了。  

  • 他爱我美貌动人

    作者 : 秦烟

      风光无限、最耀眼无比的男人霍霆琛和帝都最声名狼藉的女人简溪出双入对,一时间,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世人评价,简溪是史上最强小三,斗败名门淑媛,把亲姐姐踩在脚下,不仅长相美艳,手段更是了得。殊不知,在床上,技术手腕更是一流。薄纱睡裙下,女人蛇一样的腰肢,恣意摆动,晃荡出香艳的频率。“姐夫,我这么伺候你,舒服吗?”男人脸腮绷紧,一双盯着女人的黑眸,掀起毁天灭地的暗芒。瞧着男人一双恨不得吞了自己的黑眸,简溪娇媚的笑,狡黠的像是一只成了精的小狐狸。“怎么,不舒服?”半俯下身,她贴近男人耳畔,一字一句:“鸭子都没你叫的浪!”

  • 【完】总裁的替身前妻

    作者 : 安知晓

       一纸契约,她成为他的女人,当她贪心沦陷于他时,却原来,她不过是他寻来的替身,他的心上人再次回归,她傲然转身离去。数年后,当她怀着身孕,挽着另一男子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再次出击,她却风轻云淡一笑,“叶先生,game over!”。。。。。。我一生最大的幸事是,那一年,那一天,那一刻,我遇见了你。我一生最不幸的事是,我曾伤害过你。我的不幸和幸运,都和你有关,正如我的人生,你愿意原谅我的不幸么?叶非墨。  

  • 1号萌妻:首长,娇宠上瘾!

    作者 : 白子洛

      “宝贝,乖,来…”“不要…放过我吧…”男人无视掉她的恳求,霸道的提起叛逆少女,将她强摁在椅子上,给她胳膊打针。只因为她不小心进错房,误睡了他,他就用一纸婚约束缚住了她,高调的宣告全世界,她是他的冷太太!她胆战心惊的结了婚,婚后日常却惊爆她的眼球。不管是床上,还是床下,首长大人对她就一个字:宠!宠!宠!“首长,您这么宠老婆,是要不得的!已经公然引起男人们的民愤了!请您轻宠一点首长夫人,要不然我国将有数千万的男人找不到老婆……”原因是首长大人太宠老婆,形成了宠老婆风气,女人们见自己的男人不宠自己,分手的分手,离婚的离婚……首长大人一记冷眼扫过去,“我的字典里没有‘轻宠’,只有‘宠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