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穿越 笼雀

笼雀 第189章

笼雀 魇月 7543 2019-05-14 14:06

  “我这可是在关心你。。しw0。”屋外传来一声笑。墨紫幽转眼看去,就见楚烈不知何时负手立于门外, 正含笑看着她。他穿一身玄色大氅, 身后有十一月末的细碎落雪而下, 晶莹细洁, 玉碎珠散, 不知何时已堪堪铺就一地。

那名大夫极有眼色地退了出去, 侍立于墨紫幽身旁的飞萤顿时紧张起来,像老母鸡一般伸开双臂护在坐在榻上的墨紫幽身前。楚烈却是冷冷扫了飞萤的动作一眼,道, “你出去。”

飞萤用力挺了挺胸,作出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瞪着楚烈不肯让步。楚烈冷笑一声,张口就要唤人,墨紫幽却是先一步对飞萤道,“你先出去。”

飞萤犹豫地看了墨紫幽一眼,见墨紫幽用眼神示意她无妨,才狠狠瞪了楚烈一眼,退出了屋子。

楚烈满意地笑了笑, 抖了抖身上的落雪,步入屋中反手将屋门关上,又一步一步向着静坐在榻上的墨紫幽走去。他在她身前停住脚,打量了她几眼,她今日上身穿着雨后天青蓝复襦,下身搭了一条月白色的留仙裙,高髻上妆点着白玉簪, 眉间三瓣落妆殷红绽放,将她那清冷的眉眼染上了几分媚色。他极喜欢她今日的模样,顿时就笑,“墨小姐,别来无恙啊。”

墨紫幽仰头看他不语,感觉他一身冰雪的寒气扑面而来,听他又道,“看见我,你似乎一点也不惊讶?”

“秦王不好好在刑部大牢里待着,居然趁着皇上不在金陵城时越狱,意欲何为?”墨紫幽淡淡问道,她对于楚烈的出现自然不惊讶。在许多人眼中,她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会这么半道上绑架她,又将她□□在这庄园里的,除了他怕是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更何况,她现在所在的这间屋子里的布局实在与她前世在□□住的那座院子里的寝室太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她想猜不出来这庄园的主人是谁都难。

“刑部大牢如何关得住我。”楚烈轻蔑地笑了一声,刑部一直都是支持他的,上下皆是他的人,他想不惊动他人而悄悄出来,易如反掌。

“可王爷就算这会儿出来溜跶溜跶,等皇上回了金陵城,你也还是得乖乖回去。”墨紫幽微讽道,“否则,你这便是畏罪潜逃。”

“你放心,”楚烈却是志得意满地笑,“父皇很快便会将我无罪释放。”

“哦?”墨紫幽微微眯了眯眼,“你封锁金陵城,蛊惑皇上,陷害成王,图谋储位,这般捅破天的大逆之罪,皇上如何会将你无罪释放?”

如今楚烈的狼子野心可以说是尽人皆知。

“你可知外面这几日发生了什么事?”楚烈笑问道,墨紫幽静静看他不语,他又笑,“哦,我忘记了,你被关在这里自然是什么也不知道了。我告诉你,外面这几日发生了瘟疫。”

“瘟疫?”墨紫幽略略挑眉。

“有两名自玉山别宫返回金陵城的官员突然得了一模一样的病症,还将这病传染给了自己的家人和下人。”楚烈叹息着摇头,“其中一人因在自己的庄子上休养,竟是将这疫病传染了邻近数个庄子的人,一连病死了十几个人。结果引起了附近村民佃农的恐慌竟是在半夜将那数个庄子连同庄子里的人全烧死了。”

墨紫幽听到这里,脸色已然沉了下来。楚烈继续道,“另一名官员家中老小六口全被他传染得病,他自己病死不说,还死了一个幼子。如今为防瘟疫扩散,金陵府尹已命人将他家封锁隔离,想来里面剩下的人也只有等死的份。而这,只是最开始的两例而已——”他笑问,“你说,这瘟疫是从哪来的?”

“御医署最优秀的御医可全在玉山别宫中伴驾。”墨紫幽冷冷道。

“那又如何!”楚烈冷笑一声,“自古人力无法胜天,这场瘟疫来来势汹汹,如今整个玉山别宫里除了皇上和诸妃之外,半数的人都已病倒,也包括你那位未婚夫。”他的声音忽然放轻了三分,难掩妒嫉地笑道,“我都忘记恭喜你,就快成为我的弟妹了。”

“皇上为我与成王赐婚当夜,相王就在梅园里遇害,身上还带着一封苏暮言写给成王的旧信,信上说成王与西狼人勾结,通敌叛国。如今他已被皇上下令关入玉山别宫的牢房里。”墨紫幽淡淡道,“秦王这一声恭喜未免太过虚情假意。”

“装傻太过就没意思了。”楚烈盯着墨紫幽冷笑,“你那位死去的伯母封夫人总不会什么事都没告诉你吧?封家老太爷是为何死的?他曾经收集的关于宁国公府帮助西狼人在大魏境内大量收购药材的证据去了哪里?”

“自然是被我交给了成王了。”墨紫幽笑着承认,“可这一切都敌不过苏暮言一封信管用不是么?”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楚玄凝眸看她,去年她为楚玄承担打伤萧贵妃的罪名而入司正司受苦时,他就以为她爱惨了楚玄,这才般愿意为楚玄付出一切。所以他见楚玄出事的第二天,她就可以毫不在意地离开玉山别宫返回金陵城,便以为她是认定楚玄无事才能走得这般轻巧。可方才他说楚玄染了瘟疫,墨紫幽的神色却是纹丝不动,半点担忧也无,他越发地看不明白了。

“你离开玉山别宫后不久,皇上就下令将成王自别宫牢房中移回别宫霜鸣馆。你离开玉山别宫第二日,有一位叫蒋兰青的女子前往大理寺投案自首,揭发了你伯父墨越青的元配夫人,宁国公之妹萧夫人其实是被你祖母毒害的。宁国公之母老宁国公夫人得知此事之后,气得吐血昏迷,前几日人已没了,皇上已派人传宁国公回金陵城丁忧百日。可皇上派去给宁国公送信的使者刚出金陵城,中军就调出一队人马将整个宁国公府封锁,不许里外互通消息。你说这表示什么?”

“表示什么?”墨紫幽问。

“表示我父皇不相信苏暮言写给成王的那封信是真的,”楚烈冷冷道,“既然那封信可以是假就说明九年前为苏家定罪的那些苏暮言写给隐太子旧党张政的信也为假。父皇这是要为苏家翻案呢!”

“那又关宁国公什么事?”墨紫幽笑问道。

楚烈冷笑看她,“相王身上带着的那封信上说,成王、苏家与西狼勾结,曾在十年前西狼大旱之时偷偷为西狼在大魏境内收购米粮救急。信虽是假,可事却为真,既然此事不是成王与苏家所做,那么做这件事之人极可能就是伪造信件之人,也就是九年前陷害苏家之人。”

“哦——”墨紫幽一脸恍然大悟道,“原来与西狼人勾结的是宁国公啊,不仅如此,他在九年前还伪造了苏暮言的信件就如如今陷害成王一般,陷害了苏家——”她语到此处,顿了一顿,却是冷冷问道,“那么秦王殿下又为何对这几件事这般清楚?”

“你可知道,瘟疫来自玉山别宫的消息已在百姓之中传开。”楚烈不答却是道,“就在今日,方圆百里的百姓害怕瘟疫从别宫里传播出来,竟是集结了上万人闯上玉山将别宫包围,不许里面的人出来。”

墨紫幽略略皱眉,听见楚烈又笑,“你该感谢我,若非我用一封信将你骗出了玉山别宫,你这会儿就会同大批瘟疫病人一起困在别宫之中。”

“那封家书是你派人送的?”墨紫幽皱眉问,“这么说云飞没有生病。”

“现在是没生病,不过金陵城里已有了瘟疫,以后如何可不好说。”楚烈笑道。

“那么,秦王可否为我解惑,”墨紫幽冷冷问,“你是如何预知玉山别宫会发生瘟疫?”

“谁说我是提前预知?”楚烈淡淡反问。

“你若非提前知道瘟疫之事,又怎会自我到这庄园时起,就一天三遍地派人为我诊脉。”墨紫幽冷笑一声,“不就是在防着我在别宫中染上瘟疫,突然发病么?”

“你还是这般聪明。”楚烈笑起来,他能提前预知玉山别宫瘟疫之事,自然是因为这场瘟疫是他的手笔。

“你是如何将瘟疫传进玉山别宫的?”墨紫幽冷冷质问,玉山别宫所用器物、食物和饮水每日都会经过严密地检查,若说是因有所疏漏而致一两个人染病并不奇怪,但这般毫无防备地大批人一起病倒可就是怪事了。

“玉山别宫里最多的是什么?”楚烈笑着反问道。

“温泉。”墨紫幽冷冷回答,所以萧镜之才让萧贵妃向皇上提议去玉山别宫,就是因为那里有温泉。而到玉山别宫的官员家眷怎会错过这等日日泡汤的机会,自然是一到别宫就迫不及待地进了汤泉室。

“不错,我让人将瘟疫病人所用过的大量器物沉在了玉山别宫那一口口温泉里。”见墨紫幽一瞬间露出被恶心到的表情,楚烈顿感有趣地大笑,“别这么紧张,你所住的联珠阁所引用的那口泉池,我并没让人动手脚。我怎么舍得让你生病。我让大夫每日为你诊脉,不过是以防万一罢了。”

“难怪皇上和诸妃会无事。”墨紫幽冷冷道,长乐宫室群所引的温泉自是比别处不同,定是派了人严密看守,想动手脚实为不易,那官员和家眷们所住的阁馆引用的温泉就未必有看守得这么严。而且玉山别宫每年只在冬天时才会迎来圣驾,皇上又有两年未去,宫人更是懈怠。韩忠身在金陵城皇宫中,也管不到那么远。楚烈只需让人在圣驾到玉山别宫之前动手便成。

而他没选择下毒,却是选择利用瘟疫这等东西确实高明,他若是在温泉水里下毒,便极容易被检查出来,而且只要毒死一人就会引起众人的警惕。但若是疫病,那可就轻易不能查出。她冷冷道,“你怎么做得出来!玉山别宫之单是宫人和禁军就有四千之数,还有那么多的官员家眷,他们何其无辜!还有那些百姓——”

她猛地一怔,想到了什么,忽然抬眼死死盯着楚烈,问,“那两名死去的官员是什么人?”

“鸿胪寺左寺丞和户部李郎中。”楚烈含笑回答。

“若我所知不差的话,这两位可一直都是支持你的。”墨紫幽道。

“咦,”楚烈惊讶道,“看样子,你知道的的确不少。”

“玉山别宫可死人了?”墨紫幽又问。

“还没。”楚烈笑答。

“可从玉山别宫回来的他们却死了。”墨紫幽的脸色越发地沉,“是你杀了他们,再伪造成瘟疫的假象!”

瘟疫若是从玉山别宫之中带出来的,怎么可能别宫之中病了这么多人,至今未死一个,偏偏最早从别宫回到金陵城的两名官员却是这么快就死了,还害死了这么多人。这不过是有人想要以此将玉山别宫瘟疫肆虐的消息散播出去,更要以此惨烈之况来才引得百姓恐慌,借此煽动百姓暴动封锁玉山别宫!那两名官员和其他人的死,根本就是一场预谋!

“你真是聪明得让我兴奋。”楚烈叹息一般地对墨紫幽道,“我可真是喜欢你。”

以一封假信让楚玄落罪哪里够,他自己也是还是待罪之身,到时候他们二人两败俱伤,可真就要便宜了那个庸庸碌碌的相王。所以,他声东击西故意利用相王吸引了楚玄的注意力,让楚玄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提防相王之上,他却是暗地里让人在玉山别宫的温泉里动了手脚。等到瘟疫一起,他就让人煽动百姓封锁玉山别宫,切断玉山别宫与金陵城的联系,接下来他就有很多事可以做了。

其实那封假信根本没必要由相王来揭露,他这么做不过是想一箭双雕同时要了相王的命罢了。否则,他与楚玄皆是待罪之身,皇上万一不小心染上瘟疫身亡,论齿序相王是长子,到时候怕是被拥立上位的便是相王了。

不过,他确实没想到楚玄不仅有本事向皇上自证了清白,还说服了皇上重审苏家旧案。皇上的性子,他相当清楚,想要说服他重审苏家一案实在极难,毕竟这事关着皇上身为人主的颜面和权威,甚至可以动摇皇权。他从这件事当中看明白了一个信息,皇上怕是有意立楚玄为太子,这对他来说极为不利。还好,他提前留下了这么一招后手。

“现在是冬天,近来又无瘟疫发生,你是哪里弄来那么多瘟疫病人用过的器物?”墨紫幽又问,玉山别宫中的温泉极多,想通过温泉水将瘟疫传染给别宫里的众人,需要大量瘟疫病人用过的器物。

“今年夏天离金陵城三百里远的一处小村庄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的瘟疫。”楚烈笑着回答,“当时的几个病人被我找了个隐蔽之处养了起来。”

墨紫幽的脸上瞬间蒙上了一层冰冷的寒霜,她原以为楚烈是身陷牢狱狗急跳墙才会做出此等祸劫苍生之事,却不想原来他在数月之前就已定下这个计划。她的声音越发地冷了,“为了让疫病一直延续到现在,你害死了多少人?”

既是瘟疫,若不治愈多半活不过一个月,而病人留下的东西时间一久上面的疫毒便无法再感染他人。所以要将疫病一直延续到冬天,那就只能不断地让人被感染,在老的病人死去的同时,不断地产生新的病人。有多少人为了楚烈这个计划被他用来养育这些疫毒,有多少人就这么无辜地死去。

“成大业者不拘小节,”楚烈毫不惭愧地笑,在墨紫幽面前,他的野心,他的狠毒早就暴露无遗,他没必要隐藏,也无需再隐藏。“帝王之路本就是鲜血铺就,他们能为我牺牲是他们生而为人的荣幸。”

“你怎么做的出来!”墨紫幽猛地站起身,拿起榻上的小几劈手就向楚烈砸去,她第一次在楚烈面前这般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

楚烈迅速后退两步避开那张飞向自己的小几,他看见墨紫幽站在那里怒视着他,她那双美丽得如同皎月一般的眼眸中结着森寒的坚冰。在这一瞬间,墨紫幽越发地坚定了姬渊是对的,楚烈是绝对不能坐上皇位。

“你在这里可还住得满意?”楚烈却用含笑的目光扫过屋中那一件件家具陈设,八扇檀木琉璃围屏,檀木镶嵌的大铜镜,冒着袅袅轻烟的紫金大熏笼,还有左次间里一张宽大的檀木架子床,床帷是雨后天青蓝,那是苏雪君喜欢的颜色。他笑,“我希望你会喜欢,毕竟你以后可是要常住在这里。”

他既然把墨紫幽抓了来,就没打算过要放她走。特别是在得知皇上给她与楚玄赐婚之后,他心中的嫉妒瞬间达到了极点,他想要的东西,怎能让他人沾染,特别是那人还是他从小就嫉恨着的楚玄。

他是真是恨他,特别是在他认为墨紫幽爱着楚玄之后,他越发对他恨到了极点,恨他总能轻易地得到他最想要的东西。

“谁住过这里?”墨紫幽却是用森冷地目光盯着他问。她一住进来就发现了,这里的家具并不是全新的。“苏雪君?”

楚烈沉默不语,墨紫幽追问道,“当年,有人用一具面目全非的女尸从刑部大牢中换走了苏雪君,是你对不对?”

楚烈依旧沉默。

“她在哪里?你带走了她,为何她不在这里?”墨紫幽静默地盯着楚烈片刻,忽然了悟一般地缓缓笑了起来,“你没有驯服她,对不对?你失败了。”

楚烈的脸色难看起来,墨紫幽抚掌叹息,“啧啧,你用了多少手段却依旧没有驯服她?威逼,利诱,下药,折磨?真不愧是苏雪君——”她看着楚烈笑,“她这般一身风骨的女子,不是你这种人有资格驯服的。”

“也许如此,但我知道你一定为我所驯服!我曾说过,你既然出现了,就该是我的!”楚烈一瞬间被激怒,他猛地上前两步,逼近墨紫幽,咬牙切齿道,“你若是不听话,你方才说的那些手段,我都会对你用!你的那个丫环和车夫可还在我手里,你不想看着他们因为你的不乖而被折磨吧?”

墨紫幽沉下脸,略略凝眸,却忽然又轻轻巧巧地笑了起来,她缓缓伸出左手就要去摸楚烈的脸,口里叹息,“看样子,我不从是不行了。”

楚烈一楞,他没想到墨紫幽会这么轻易就妥协。他看着她那张美丽的脸庞,看着她那只慢慢伸向自己的手,她笑得那般动人,那般魅惑,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越跳越快,整个人兴奋得几乎要飘浮起来。

一瞬间,面前女子的脸与记忆中那女子的脸重叠,她们有着同样的美貌,甚至穿着同样是雨后天青蓝的广袖复襦。她们一抬手,蓝色的袖子滑落至肘间,露出白如雪藕一般的胳膊——

楚烈瞪大眼睛盯着墨紫幽露出袖子的那只玉白的胳膊,猛然退后了三步。他看见墨紫幽那雪白的左臂上有着红斑与水疱。“你的手!怎么会!大夫明明说你无事!”

“那大约是他太无能了吧。”墨紫幽淡淡道,她又上前一步,举着胳膊冲着楚烈笑,“王爷躲什么?怎么,王爷不是很喜欢我么?怕什么?”

她说着就要向着楚烈走过去,楚烈却是惊得又一连退了好几步,一直退到了门边。“你别靠近我!”

“怎么?王爷养了那些瘟疫病人这么久,难道没有研制出治好他们的药方?”墨紫幽冷下脸来,一步一步向着楚烈逼近,“没有治疗这疫病的药方,你居然就敢在玉山别宫施放瘟疫!你是想将玉山别宫中的那些人全都害死么!”

楚烈见她逼近,竟是害怕得干脆打开房门逃了出去。他关上门,站在屋外隔着半开的窗子,冷冷回答她,“一朝天子一朝臣,别宫里那些大臣当中半数以上都是支持成王的。我若登基,不就正好借此给朝廷换换血。”

“这天下间当真是找不出比秦王你更狠的人了!”墨紫幽站在屋里,挑眉看着窗外的楚烈冷笑,“可怎么办呀,秦王你现在貌似没这胆量驯服我了。”

楚烈隔着窗子冷冷瞪着她,有细碎的雪花落在他的发上肩头,落进他的脖子里,带起冰冷的寒。那寒就如同墨紫幽那双眼睛透出的冷意,她虽在笑,可那笑却是钢刀,生生地刺痛了他。他方才当真以为这一次自己终于可以如愿以偿,自己贪婪渴求了多年的女人终于向着自己折腰,哪想到又这般横生枝节。

“来人!”他吼了一声,立刻有守卫这座园子的下人过来,他盯着窗子里墨紫幽的脸吩咐道,“她得了瘟疫,立刻把这间屋子封了,没治好之前不许让她出来。给我把大夫找来,告诉他,若是治不好她,我就要了他的命!”

语罢,他一甩袖子,悻悻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 尽量写得详细再详细。。。不会再有亲说看不明白了吧。。。。。话说每次写女主怼渣男,咋就这么爽?

小剧场:

楚烈:说真的,能活成我这么狠毒又变态也实在是不容易,作者你真是够!辛!苦!的!

作者菌:放心,我很快会给你发福利作为让你这么变态的补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