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红楼]我的青梅林黛玉

[红楼]我的青梅林黛玉 27.无理取闹

  林黛玉心里存着事,这一爷几乎没怎么睡,直至凌晨才眯了一会,隔日起的迟了些,用饭也没什么胃口。≒菠﹤萝﹤小≒说

  这时沈时昀还没回来,她放心不下,撂下筷子又去陆离楼。

  这一去,果然见陆离楼里不太平,今日上门找茬的不是混混,而是一群衣着光鲜的读书人。他们既不动手,也不砸货,全凭一张利嘴杀人。且这些人不乏身带功名,家境良好的,去了官府,知府都要礼让三分,张奇更不敢得罪,只得好声好气的说话。

  “沈时昀呢?叫他出来,他是不是铜臭店铺的店主?”

  “好一个书香世家出身的清贵案首,竟然背地里做这等勾当,若是还有半分读书人的傲骨,就出来与我们对峙!”

  张奇说沈时昀不在,但这些人不信,一定要把人堵出来。

  “就是,这个缩头乌龟,缩在里头不敢出来了吧,怕了我们了!”

  “大家伙,他一定在里头,各位同仁朋友,我们一起冲进去把他找出来见官!”

  这群读书人身娇肉贵,店里固然请了护院,却也不敢真动手,只能拦着,但里头还混了不少平民,其中有人有意浑水摸鱼,冲了进去抢东西。

  林黛玉在马车里看的直皱眉,道:“府衙衙役怎么还没有来?”光天化日竟然抢东西,真是岂有此理。

  这时不知从哪里跑来一群穿的体面的家丁护院,手里抄着棍棒把闹事的人不由分说都打了出去,护住了陆离楼。

  “这些是什么人?”林黛玉初时高兴,接着便觉得奇怪,那些人里有几张她见过的脸,很快她就明白了。

  贾琏走了出来,指着那些人骂道:“不长眼的东西,也不瞧瞧这里是谁家的产业,这是荣国府贾家开的店,你们这些穷酸书生敢来这里捣乱,怕是活腻歪了吧。”

  读书人哪被这样粗鲁对待过,正生气,一听对方名号是荣国府,立刻作鸟兽散。

  陆离楼前被清扫一空,林黛玉这才得以走下马车,与贾琏相见。

  贾琏道:“我才知道这是沈兄弟的产业,听说有人闹事,忙叫小厮们来了。林妹妹,那些粗人没冲撞到你吧?”

  林黛玉摇摇头,谢过了贾琏。她越看越觉得贾琏不对劲,他何时有这样热心的时候,更何况,刚有人闹事不久,距离陆离楼几里地远的荣国府小厮竟然带着棍棒来援,比官府都快,这怎能不让人怀疑。

  贾琏道:“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沈兄弟眼下又不在,不如我留下替妹妹照拂一二,免得被人打坏了货物。”

  林黛玉连忙推辞,谁知贾琏竟然反常的没有坚持,微微一笑,带着人就走了。

  她不光没放下心,反而更觉得不妙,对张奇说:“快多多的找人来,我看事情还没完。”

  不等张奇说什么,忽然一大队衙役赶到。

  张奇露出笑容,上去周旋,却被衙役一把推开,说:“知府大人查到这里的店主不在商籍,乃是一官宦人家开的,违反了本朝律法,现下知府大人要查封了此店,并将沈时昀、张奇等一干人犯压入知府衙门大牢听候处置。”

  他叫人押了张奇,没找着沈时昀,看见林黛玉穿的不俗,又不在名单中才放过了她,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大门挂了知府衙门的大锁和封条。那些衙役比接头混混还流氓,走时怀里塞了满满的东西。

  林黛玉气的咬牙切齿。这条街的店铺一小半都是官宦人家开的,从没见过被查封,这是有人故意欺辱他们了。

  半晌,她冷冷一笑,幕后的人不管做了什么打算,最后都会落空,他大概是没打听清楚陆离楼真正的主子是谁。

  紫鹃道:“姑娘,这,沈大爷的产业被封了,怎么办?咱们先回家去吧,这里人来人往,终究不便。”

  林黛玉想了想,上了马车,道:“回家。”

  沈时昀是给皇帝办事这点如今没有几个人知道,朝堂中多是心向太上皇的臣子,皇帝本着闷声发大财的原则没有宣扬,却不料被宵小盯住了,以为沈时昀软弱可欺,趁机生事。并且那人还跟府衙有些关系,说动衙门封了陆离楼,甚至煽动读书人,看来所图不小。

  既然这事她解决不了,自然要找能解决的人来。

  林黛玉回到家,给皇后写了帖子,上头把这两日的事情说了一遍,叫人送进宫里。

  这时沈家老宅一个老仆妇慧娘找林黛玉,说:“沈家族老来了好几位,可是主子不在,老仆不知该如何是好,来讨林姑娘示下。”沈时昀对林黛玉极其尊重,她虽姓林,慧娘往常是把她当自家主子看的,此时六神无主,只好来找她拿主意。

  “可知所为何事?”

  慧娘道:“是为了陆离楼的事,族老们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说少爷瞒着族里闯下祸事,或可连累全族,来兴师问罪。”

  时人看重宗族,一族之长权利极大,林黛玉不敢怠慢,随慧娘去了沈府。

  沈氏族老来了十几位,个个面容严肃,占了沈府大堂,虎视眈眈,看见林黛玉,面露轻蔑。

  “世嘉并无女儿,你这个女娃娃哪里来的?赶紧出去,我要找的是沈时昀那小子算账!”

  林黛玉不急不缓,冲他行一礼,道:“我姓林,沈时昀是我的两姨表哥。哥哥出门办事,还未回来。请各位族老暂且回去,明日再来找哥哥议事吧。”

  族长嗤笑道:“我看这小混账是闯了祸不敢出来了!也罢,只好由我这个族长给他善后罢了。”

  “时昀这小子,好好的书不读,竟然瞒着合族去开什么商铺,实在不该啊。族长,眼下他闯了祸,或许不光世嘉的官职要被撸去,就连全族的读书人都要跟着名誉受损,这可如何是好?”

  族长道貌岸然道:“不过是舍了我这张老脸跑关系疏通,求知府大人网开一面罢了。但这铺子时昀是不能再开了,若是关了却也可惜。刚好族里有入了商籍的族人,且将陆离楼交由他打理吧。”

  林黛玉冷眼旁观他们几句话便旁若无人的分走了陆离楼,道:“族长,我哥哥还没回来,这话说的为时过早了。陆离楼是我哥哥辛苦置办下的,要夺走它,得看我哥哥答不答应。”

  “你这妇人,不去后宅呆着,在此地撒什么野,真是毫无家教可言!来人,叉出去!”

  立即有几个沈家族人撸着袖子走上来,紫鹃和慧娘拦在林黛玉面前,但几个弱女子怎么拦的住,几下就推搡开了。

  此时,忽然遥遥传来一声叱喝:“谁敢对她无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